从观察类综艺到真情秀,《真正的朋友》开启“后慢综艺时代”?

2019-12-03 作者:小编  
   
作者|爽子《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收官了,豆瓣8.8,弹幕上一大片不舍,不可否认,姐妹花四人组在这个夏天给太多人带来了感动和惊喜。遥想一年之前,总导演李睿还在来往台北的飞机上思虑着如何打开嘉宾们的心扉。一年之后的收官当天,朋友圈“有缘再见”的四个字看似轻

从观察类综艺到真情秀,《真正的朋友》开启“后慢综艺时代”?

作者|爽子

《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收官了,豆瓣8.8,弹幕上一大片不舍,不可否认,姐妹花四人组在这个夏天给太多人带来了感动和惊喜。

遥想一年之前,总导演李睿还在来往台北的飞机上思虑着如何打开嘉宾们的心扉。一年之后的收官当天,朋友圈“有缘再见”的四个字看似轻描淡写,背后却揉杂了无数的感慨。

什么是“真情秀”?

“原生关系”情感该如何更好地呈现?

“观察类综艺”的未来市场前景如何?

《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或许能够为当下的综艺市场带来一些思考。

“我们是真正的朋友”

不同于其他观察类综艺掏空心思反复在嘉宾邀请上做连线题,《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的开始有些偶然,甚至还带有点“水到渠成”的味道。

原来,在去年参与完《幸福三重奏》的录制之后,节目嘉宾之一的大S就顺势提出了想要从朋友角度呈现四个人20年情感的想法。结果,这个想法与腾讯视频平台方和制作方合心传媒一拍即合,四姐妹“相爱相杀”的日常,就此成为了热搜常客以及全国人民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企鹅影视天马工作室总监、《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监制李笑曾提到,“我们当时下定决心要做,是因为在她们身上看到一件事情——朋友是可以选择的家人。用户在看到她们四个人的时候,可能脑子里呈现的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对朋友的理解。这是最触动人和最珍贵的部分。”

节目嘉宾作为综艺节目的一个最重要看点,几乎成为了节目成败的关键。不过,这种忧虑,在《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的创作上,似乎却并不需要担心。

相识于学生时代的四姐妹,20年的友谊在历经娱乐圈的浮华后依然屹立不倒。不仅成为了一代人集体的回忆,加之多年来各自在不同领域的累积和发展,《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的观众基础可谓无比稳固。就连《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总导演李睿也向烹小鲜感慨,“在接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别人都觉得我们拿到了一手好牌,这四个人简直神仙组合。”

不过,感慨归感慨,只有手里真正攥着这手牌的人最清楚,好牌也得打得好才行。如何将这手好牌“物尽其用”?在李睿看来,真正的情感观察类综艺还是要将客观呈现放在第一位。

他以第三期节目为烹小鲜举例,“其实我相信没有太多人会让一个节目花一天时间去拍一个时尚大片,时尚大片说白了跟拍个宣传照是一样的,对节目内容没有太大的帮助。”但也是在拍摄时尚大片的当天,李睿意外地捕捉到了姐妹四人组每个人的情感输出状态,大S不开心时的样子,阿雅不开心的样子,都被他一一记录在镜头里。

“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戏。”有目共睹,不管是《幸福三重奏》还是《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把爱情、友情始终当作一种普通的关系来处理,甚至当作素人或者半素人状态来创作是节目制作的一个核心要素。“既然是真情秀,那么她的情感输出一定是来自于她的本真。”李睿说。

“选择与被选择”

很多人都问,作为观察类综艺,《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备受观众喜爱的原因是什么?

对此,李睿向烹小鲜分享了他的看法。

首先,不去讲道理,不一定要做成什么事情。不诠释友情,而是让观众自己去理解,这是团队对这类节目的一个制作理念。

在他看来,随着电视从业者年龄层面的逐步年轻化,如果用单一的理解方式来诠释友情的关系,是不具有说服力的,甚至是片面的。因此,只有把姐妹花四人组的友情客观呈现出来让更多观众看到,才能够让更多观众体会到四人之间友情的简单,而不是单纯从娱乐八卦新闻中揣测。

秉承着这样的创作理念,无论是《幸福三重奏》,还是《我们是真正朋友》,在强情节、快节奏的一众综艺节目节目的衬托下,这种具有强烈辨识度和属性的慢综艺风格,显然逐步被凸显了出来,成为了综艺市场上的一种鲜明的作品标签。

不过,对于李睿和他的团队来说,标签不标签他们或许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勇于坚持自己的风格特色倒是真的。

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正如他所言,“不管是我们做《幸福三重奏》,还是我们做《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既然观众看这个节目,如果能够看到所需要的,那就接着看下去。如果不接受节目的表达方式或者所呈现的内容,那么也可以去追求其他自己喜爱的一种状态。”

其次,如果从节目的出发点来说,以“真情真感”和“情感共鸣”为出发点的节目,它永远都是有市场需求的。

“我不知道你们定义哪些节目叫慢综艺,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这样的,是否用心?观众能不能感觉到你用心?观众能不能在你的节目里边get到他想看的东西?这些都很重要。”

对于慢综艺接下来的是市场前景,在李睿看来,“垂直类品类的东西其实比慢综艺火多了。那并不代表说,慢综艺就没有市场了。”

很明显,从《幸福三重奏》到《我们是真正的朋友》,都在不断传递出一个讯息,与其不断捕捉风向,不如它抓住市场需求,只要定位是准确的,以真情实感去创作,让观众能够在节目中get到他们所想取得的东西,那这档节目就是有市场的。

“无剧本,无干涉”

“无剧本,无干涉”可以说一直都是李睿团队所坚持的创作原则。而为了能够“彻底”地坚守这个创作原则,此次《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更将这方面做到了“极致”。不仅在最后一期里撤掉了除必要拍摄人员之外的工作人员,将四姐妹“放养”,在选址方面也选在了旅游业并不怎么发达的缅甸。

谈及选址缘由,李睿直言,第一,缅甸没有人去拍过大型的综艺节目。第二,缅甸是一个尽量没有太多人认识姐妹花四人组的地方。“这种天时地利的结合,能够确保她们在无干扰的状态下去做她们姐妹们想做的任何事情,这个是我们的标准。”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回顾当时的选择,李睿笑了,“其实是自己给自己添了很大的麻烦。”一来因为缅甸这个国家相对来说比较落后,也相对比较封闭,旅游开发更没有这么丰富。二来,没有什么太多的旅游配套或资源配套就导致了技术支持的瓶颈。

由于缅甸的设备很多都达不到国内的制作标准,因此节目组大多数配套设备都需要从国内调备过去。当然,这其中还涉及到一些人员交通的问题等等。“甚至为了能够让马莲岛通上信号,节目组特意在岛上安装了一个信号放大设备,把4G的信号接到了那个岛上。让本来不通4G的马蹄莲岛也用上了4G信号。”李睿笑着说。

当然,无论是选址,还是费尽周折克服环境困难,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保证姐妹四人组能够在无干扰的环境下展露出本真的自我。

说来有趣,纵观国内的观察类综艺节目,其实很多综艺创作者们都不会选择像《我们是真正的朋友》这种“纯原生关系”特别好的组合作为节目嘉宾。正如观众们弹幕上所说的一样,“就算这四姐妹在那啥也不干,瞎聊天我也能看100集。”

多年默契的累积,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够相互理解,情感深厚,没有剧情冲突,不需要磨合,观众看什么?

其实,这个疑虑,当时《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团队也纠结过。

但作为久经沙场的“慢综艺”扛把子,李睿和他的团队很快还是达成一个共识,通过后期剪辑的方式,或者多维度的拍摄方式,去尽量让观众能够去抓取姐妹花四人组的一些内容焦点,架起节目与观众之间的桥梁。而不是详细地要求她们,所有事情必须要用更戏剧化、更冲突化的方式去解决。

因此,无论是小S在荧幕前风姿绰约的“戏精”小电影,还是大S、阿雅、范晓萱每个人独特的荧幕花字,如果说前期的拍摄素材是诸多色彩,那么后续团队在色彩中的勾勒则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

后记

节目尾声,很多人都在呼唤《我们是真正的朋友》第二季,但目前是否有第二季还未可知,值得期待的是,聚焦慢综艺市场,无论是情感观察类综艺,还是真情秀模式,只要用心挖掘市场,永远能够找到讲故事的最佳角度。

—— END——

返回首页
友情链接: 发稿平台 软文发布

网站地图: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