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一个热爱音乐的国王出生,给欧洲带来四十年战乱

2020-03-19 作者:小编  
   
1月24日,是世界近现代战争史上的大日子,一战的几次重大战役都是在这天开打。二战里几位战犯级别的狂人,也都是在这一天出生。但一位近现代诸多名将们集体景仰的战场偶像,却在1712年1月24日这天出生在普鲁士王宫——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的儿子出生了。这个孩

历史上的今天:一个热爱音乐的国王出生,给欧洲带来四十年战乱

1月24日,是世界近现代战争史上的大日子,一战的几次重大战役都是在这天开打。二战里几位战犯级别的狂人,也都是在这一天出生。但一位近现代诸多名将们集体景仰的战场偶像,却在1712年1月24日这天出生在普鲁士王宫——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的儿子出生了。

这个孩子,就是近代史上,欧洲一代铁血帝王,亲手将普鲁士王国打造成近代新兴军事强国的腓特烈二世。当然,近现代好些铁杆的崇拜者,更给他一个五体投地的尊称:腓特烈大帝!

要乍一看出身,腓特烈二世简直为战争而生。他的父亲威廉一世,就自诩为“士兵国王”,一直狠抓普鲁士的军事。可少年时的腓特烈二世,当然,那时候还是腓特烈王子,却看上去半点军事潜质没有。好些好战的普鲁士大臣将领们,更是瞧见这王子就暗自叹气,生怕这此时嗷嗷叫抓军事的普鲁士王国,将来要毁在这王子手里。

因为,那时的腓特烈王子,跟尚武铁血的父亲,简直是丁点不像的两类人,非但对军事毫无兴趣,相反是个深爱诗歌与音乐,经常热烈歌颂和平生活的文艺青年。

一:叛逆的文艺青年

虽说生在狂热尚武的普鲁士王室,且从小在父亲威廉一世强硬的教育下长大。但少年腓特烈热爱文艺的决心,一度好似吃了秤砣般坚定。

那时的腓特烈,玩艺术玩的有声有色。一位一个王子,却狂热崇拜同时期的启蒙思想家们,还是欧洲钢琴之父巴赫的铁杆粉丝。年纪稍大以后,更是迷上了写诗唱歌。只要闲下来,就和少年好友卡特中尉一道玩音乐。可他那志在打造军事强国的老爹威廉一世,哪受得了儿子这无忧无虑的生活,立刻拉下脸狠管,强迫腓特烈必须认真学军事,却更管出了腓特烈的叛逆脾气:不让我玩音乐?那我这太子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下定决心的腓特烈,竟和好友卡特中尉一道,演出了近代欧洲史上疯狂一幕:主动放弃太子爵位,和卡特中尉撒腿乘马车跑路,打算逃到传说中无比自由的英国,去追求心目中的艺术之梦。谁知还没跑到边界,就被父亲威廉一世派兵抓回来。

作为此时欧洲小有名气的“士兵国王”,一生杀伐果决的威廉一世,这次更用了一种近乎冷血的办法处理这桩宫廷丑闻:把与腓特烈朝夕相处的卡特中尉拉上刑场,当着腓特烈的面残忍处决。那生离死别的一刻,淋漓的献血,终于把文艺青年腓特烈,瞬间浇了个激灵。

自此以后,普鲁士王室的人们终于发现,腓特烈变了,昔日热情满满的年轻人,变得沉默寡言,不但按照父亲的要求认真学军事,还曾到名将欧根亲王身边做助手。生活也变得逆来顺受,不假思索的接受了父亲给他安排的婚事。昔日的叛逆青年,似乎变成了乖宝宝。

可是那时很少有人意识到,面对现实开始妥协的腓特烈,在真正认真开始学习军事后,他一身惊人的军事天赋,却似打开了魔盒一般不断涌上了。望着正热火朝天抓军队的父亲,冷眼旁观的他,心中却早已勾画起一场全新的军事蓝图。父亲威廉一世这一番强硬管理,何止是镇压了叛逆的儿子,简直是唤醒了一只沉睡的战争魔兽!

果然,1740年威廉一世去世,28岁的腓特烈正式继位,即腓特烈二世。正当好些邻国都满怀盼望,以为这位一直以文艺和柔弱示人的青年皇帝,将改变普鲁士军事国策时,他出手就叫人猝不及防:上任才第五天,就出台了全新的征兵制,废掉了父亲时代各种征兵的条条框框,敞开了向民间征兵,更快速法办了一批普鲁士军队里的腐败军官。就这样以突然的强硬面孔宣告全欧洲:打仗,我也是认真的!

二:改变近代版图的军事变革

在腓特烈的父亲威廉一世执政时代,欧洲各国都惊呼普鲁士很好战。可登基后的腓特烈二世却更叫各国吃了一吓:我才是真好战!

而比起父亲一直紧抓不懈的军事训练来,腓特烈又上了个台阶——不单要抓技战术,关键还要抓思想。普鲁士大军的“军魂”教育从此起步,军人荣誉感的教育,从此更贯穿普鲁士军队上下。未来德国军队钢铁般的意志力与强大的荣誉感,其实就是从此奠基!

这两样建军思路,放在18世纪中叶的欧洲,都堪称天才创意。领先一步的腓特烈二世,也就在短短几年里,迅速建立起一支规模庞大的铁血军队。但要论步子迈的最大的,却还是他一辈子都在钻研的另一突破:战术革命!

年轻时曾极度厌恶军事的腓特烈,真正着手改革作战战法时,却是天才创意不停。首先是装备改革,普鲁士军队的火枪火炮装备,在腓特烈时代工艺突飞猛进。然后就是全新的打法,腓特烈独创的斜型战斗序列,确保手持新式火枪的普鲁士军队,可以更快速有效的发起火力打击,即使在十八世纪全球范围里,这都是最先进的射击战术。

不过,开发出这先进射击战术的腓特烈,也不是没吃过血亏。典型1756年的“七年战争”时,横挑奥地利法国沙俄三国的腓特烈,一度被强悍的沙俄骑兵冲的七零八落。连首都柏林都一度落到沙俄手里。如果不是后来沙俄倒戈,当时山穷水尽的普鲁士,几乎就是面顶之灾。

但就是这场生死考验里,腓特烈的创意更是不停,痛定思痛的他,不但组建了强大的骑炮兵部队,甚至更新了火炮掩护骑兵冲锋的近代战法,不但叫普鲁士军队继续升级,更被后来的拿破仑发扬光大。

而这场“七年战争”,在腓特烈的一生戎马里,更只是考验之一。从1740年登基时,他就介入到奥地利王室继承战争,整整打了五年。然后1756年又参加七年战争,以一度濒临亡国为代价,终于有惊无险熬了过来,战争结束九年后,又挑起瓜分波兰战争,和沙俄一起联手瓜分波兰。也正是从此时起,他给自己加了个自封:腓特烈大帝!

看看这战争经历就知道,自从登基后,普鲁士王国的战争就没停,经常是一场大战结束,歇几年就继续打。代价也十分大。仅仅是西里西亚争夺战,普鲁士的军民伤亡就多达五十万人。可这样一位战争狂人,同时代的欧洲启蒙运动思想家们,非但极少有恶感,反而各个争相歌颂,好评如潮。

因为文艺青年出身的腓特烈,即使统兵打仗,也喜欢很文艺的去“秀”

三:爱做秀的腓特烈大帝

动辄打出惊天动地战役的腓特烈,不打仗的时候,文艺风采也常不改。除了固有的音乐诗歌爱好,登基后的腓特烈,还迷上了哲学与设计。经常邀请欧洲各国的学者来到他亲自设计的宫殿里做客,一起探讨艺术与人生。他的铁杆偶像巴赫,以及思想家伏尔泰,都曾经与他往来密切。

如此热情态度,也叫诸多的欧洲思想家们,对腓特烈的血腥战争,特别是瓜分波兰之类的行动,基本都是选择性失明。相反对他的政治成就,比如对普鲁士的内政经济法律方面的改革,教育的普及,都是不遗余力的歌颂。特别是伏尔泰,还给腓特烈编出了“为了尊重法律不拆磨坊主房屋”的感人故事,力捧起腓特烈的光辉形象。

不过,以军事历史说,腓特烈确实很光辉,他的军事改革,不但引领了近代发展潮流。昔日孱弱的普鲁士,更在他手里领土扩大了一点六倍,一跃成为欧洲新兴强国。未来统一德意志的伟业,近代史那个极其好战的德国,都是在他手里奠基!

而更值得记住的,应该还有这位“开明”帝王一句名言:“假如你高兴别人的领土,那你就把他拿过来。辩护律师总是请的到的。”对照下近代西方的殖民扩张史,那么多打着“文明”旗号的野蛮侵略,何尝不是腓特烈说的那样?以这个意义说,这位文艺青年出身的战争狂人,还算是个实在人。

参考资料:西德刊物《斯卡拉》丁怡翻译(1986年12期)

返回首页
友情链接: 软文发布 发稿平台 ut聊天室 鲜花网 文秘 秘书网 期刊投稿 期刊发表 杂志之家 发表网 学术期刊 学术点评 好发表 鲜家 学术之家 中文期刊网 发表之家 期刊发表 期刊网 易发表 速发表 汇发表 鲜花速递 MCN 网络营销推广 seo优化 软文推广平台 软文推广平台

网站地图: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sitemap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