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乐是人类独有的行为吗?是否某些动物也会欣赏音乐?

2018-10-08 作者:小编  
   
欣赏美妙的旋律究竟为人类所独享,还是人类与其他动物共享?人类的乐感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习得的?我们听到的声音究竟有多少是客观存在的,又有多少是大脑产生的幻听……

听音乐是人类独有的行为吗?是否某些动物也会欣赏音乐?

欣赏美妙的旋律究竟为人类所独享,还是人类与其他动物共享?人类的乐感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习得的?我们听到的声音究竟有多少是客观存在的,又有多少是大脑产生的幻听……

人类对音乐十分着迷。即便不会演奏任何乐器,即便并非离开MP3播放器就活不下去,大多数人还是会把音乐视为能装点美好生活的必需品之一。人类对音乐的热衷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据推测,人类祖先在尚未开口说话之前就已经通过歌声进行相互交流了。这个观点最早在达尔文的著述中就已被提及。然而,直到近些年,科学家才真正着手进行相关的探究。他们设定了若干有趣的问题,希望得出答案。

音乐是否为人类所独享?

从进化的角度看,猴子与人类没有太大区别。那么,猴子对音乐的喜好会不会也和人类相似呢?如果它们喜欢音乐,它们会喜欢哪一类音乐呢?

研究人员以南美毛猴

和南美绒猴

为研究对象,测试它们对音乐类型的偏好。这项研究由三组测试构成。在第一组测试中,研究人员给猴子分别播放了两种音乐:舒缓的俄国摇篮曲和劲暴的德国电声乐曲。在第二组测试中,研究人员给猴子提供了四种选择,包括:乐器演奏的摇篮曲、人声哼唱的摇篮曲、莫扎特的协奏曲和无声。在第三组测试中,研究人员将猴子放在杂乱刺耳的声响环境中观察它们的反应。

这些猴子在测试中的反应着实令研究人员感到意外。在二选一的情况下,猴子的反应与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一致的,它们似乎对劲暴的电声乐曲不太感兴趣,而更喜欢旋律流畅舒缓的摇篮曲。然而,当面对更多选择的时候,它们的反应就不再像人类了,而是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无声。最令研究人员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猴子的眼中,优美的旋律和杂乱的声响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丝毫不会引起它们在情感上的偏好。研究人员据此得出结论,认为猴子并不知道如何区分音乐的类型或流派,唯有人类才具有欣赏音乐的天赋。

其实,这是对传统观念的再次印证。传统观念认为,无论是人类的音乐品味还是创作才能,甚至包括创作方式和作品等,都是其他物种所不能匹敌的。人类能够将音乐全面地运用到生活中,比如利用音乐进行产品促销,借助音乐向神明祷告或进行自我激励,甚至通过音乐消遣娱乐,等等。相比之下,即使是最擅长鸣唱的鸟类,也只懂得用声音吸引异性伴侣或对外宣告领地不可侵犯。简而言之,其他物种即便能够创作所谓的乐曲,那也只能算是具有生物性功能的旋律罢了。

不过,这种传统的主流观念正日益受到质疑。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乐感并非人类独有,包括其他灵长类动物在内的许多物种都懂得欣赏音乐。

研究人员发现,即便是自然界中根本不会利用声响进行交流的鲤鱼,

凭借其敏锐的听觉,竟能够分辨出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和美国乡村音乐的不同。日本实验室里的麻雀

也表现出对古典音乐情有独衷。尽管它们并不晓得巴赫

的乐曲和舒伯特的乐曲究竟有什么差别,却仍然能准确地分辨出古典音乐与现代流行音乐之间的不同。

研究人员最近还发现,灵长类动物似乎更喜欢轻松的催眠曲,而不是快节奏的舞曲。当研究人员用喇叭向南美毛猴分别播放由长笛演奏的俄罗斯民间催眠曲、莫扎特的B大调协奏曲K458,由德国乐手弹奏的摇篮曲,以及由亚历克·艾姆佩勒演奏的强劲曲子《没人逃避活跃》时发现,猴子们纷纷聚集到了播放最慢曲子的喇叭旁边的树枝上,这些曲子通常是催眠曲,而那些快节奏的音乐节拍似乎令猴子们感到不安。看来,灵长类动物就像人类婴儿,天生喜欢听催眠曲,而喜欢强劲音乐则可能是成年人后天获得的嗜好。

能够进行音乐创作,是人类引以为傲的禀赋。然而,研究发现,这种禀赋也并非人类所独有。善于鸣叫的鸟类也能够对特定音符进行排列组合,形成类似的乐曲片段。在它们的鸣叫中,节奏、音调等都有变化。驼背鲸

所发出的声响也有规律可循,它们的“歌曲”通常长达12分钟,整个歌曲大致分为若干主题段落,每一个主题段落约长两分钟,包含若干个小节,每一个小节约长15秒,节与节之间有相应的节奏变化,与人类歌曲中词的变化类似。

鸟类、鲸、海豹等动物不仅与人类一样能够创作结构复杂的乐曲,它们还懂得学习新乐曲。以鲸为例,研究人员发现,不同族群的鲸原本各自拥有专属的歌曲,就好像来自不同地区的人讲各自的方言一样。然而,当它们进入同一水域时,其中一群鲸可能在另一群鲸的影响下,放弃自己原先的歌曲,而改学对方的歌曲。

那么,是不是只有人类才能从欢快乐曲中获得愉悦的感受呢?人类之所以对音乐欲罢不能,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音乐能给我们带来愉悦。从生理角度来看,当欢快的乐曲奏响时,我们大脑的特定区域就会出现情绪高涨的反应,同样的反应在我们享受美食或服用兴奋剂后也会出现。那么,动物能不能从音乐中获得愉悦感受呢?虽然我们不能直接看出动物对音乐的感受,但研究人员通过测试发现,鸟类只有在体内激素水平较高时才鸣叫。由此可见,婉转动听的歌声很可能是动物心情愉悦的一种外在的表现形式。

乐感是天赋还是后天习得?

旋律或音调的形成,都是以不同音符在频率上的差别为基础的,专业人士把这种音符间的差别称为“音程”。当演奏者同时弄响任意两个音符时,有的组合会令听者觉得悦耳,有的则令听者感到不舒服,效果主要取决于两个音符所处频率的比率。一般说来,音符频率的比率如果为2:1或3:2,那么它们所形成的和声就会是悦耳的。如果其中一个音符的频率是另一个音符频率的两倍,两个音符的音程又刚好相距一个八度音阶,那么它们构成的和声不仅听起来很舒服,而且两个声音听上去基本上是一致的。

所谓“音阶”,是指以全音、半音以及其他音程顺次排列的一串音。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音阶的设置有很大差别。大多数西方音乐都采用由12个音符构成的音阶——除了八度音阶之外,还包含若干个半音程音阶,后一个音符的频率大约与前一个音符相差5.95%。在东南亚的爪哇和巴厘岛,主要有两类音阶:一种将音阶划分为5个频率差别基本相当的音符,一种将音阶划分为7个频率差别不平均的音符。八度音阶则是世界上公认的基准。

即便是没有乐感的猕猴,

在听到用八度音阶演奏的简单旋律时,无论升高还是降低一个八度,它们都能辨别出是否为曾经听过的旋律。只有当音阶的变化为半音程时,它们才无法辨识。研究人员认为,这个现象从侧面反映,只有人脑才具有辨识任意音阶的特殊硬件。

为了进一步验证上述结论,研究人员请来一位经验丰富的女钢琴演奏家,她对音准的把握十分精准,即便只听到任一单独音符的声音,也能够说出它是哪个音。研究人员给演奏家服用了一种名为卡巴咪嗪的镇静类药物,这种药物的副作用会导致她所听到的声音降低半个音程。然而,在随后的测试中,这位演奏家竟然听出了这个差别。这项试验表明,间隔一个或若干个音阶的音符可能共用同一个大脑神经通道,刺激听觉丘脑区域的神经细胞。这也就是说,人类对音阶的辨识能力是先天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学习异国音乐的方式类似于小孩子学说话,是一种后天习得。生活中你也许有类似的经历:一开始并不喜欢的音乐,从某个时刻起突然变得好听了;最初被视为另类的乐曲,后来变成了主流。所有这些其实并不奇怪,因为人类对音乐的赏析原本就同时包含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后天习得的能力。

音乐是人脑中的幻觉吗?

很多人都认为我们眼中的世界就是我们所生活的客观世界,其实并非如此。我们所听到的声音实际上就是一系列大脑活动形成的某种印迹,是客观世界在我们大脑中映射出的主观印象。这些大脑活动的第一个环节是“提取特质”——大脑通过特定神经系统的运作,从承载乐曲的声音信号中提取乐曲最基本的特征,然后分类到音调、音色、空间位置、响度、回响环境、持续时间等方面。接着,大脑活动进入第二个环节,即“信息综合”——大脑接受各种分类信息并进行整合,形成整体的综合性映像。

在提取基本特征并对分类信息进行综合的过程中,大脑会面临三重困难。首先,最初的传感接收器在获取相关信息时,并不能识别其范围、声源等。其次,大脑最初收到的信息具有模糊性,不同的声响可能促使耳膜以类似甚至完全相同的方式活动。最后,大脑接收到的信息往往并不完整,部分声响可能被其他的声响掩盖,有的声响甚至可能被遗漏。因此,大脑在重新构建相关映像时,往往需要对这些不确定因素进行猜测和还原。从某种程度上讲,人的听觉实质上是一个推论的过程。客观存在的乐曲早在被传感器输入时,已经存在不少的干扰因素,例如乐曲响起之前已经存在的声响,我们记忆中已经存在的类似音乐片断,同类乐曲接下来将如何演绎,甚至同伴在欣赏音乐过程中的行为举动,等等。

由此可见,在人脑中重现的乐曲其实已经变成了对客观存在的一种主观表述,其中既包含有与所听乐曲相关的基本特征,也包含有听者对乐曲的推测和期盼。优秀的作曲家懂得利用这个原理,在部分音符甚至乐器演奏缺失的情况下,一样可以创作出令人沉醉的乐曲。以钢琴和低音提琴为例,它们所能演奏的最低音符频率分别约为27.5赫兹和35赫兹,这两个频率是人耳根本无法辨识的。然而,类似的超低频率声响可以在人脑中形成幻觉,仿佛所听到的音调的确是如此低。录音师也能够利用上述原理来制作音像作品。通过人为混响,使听者获得仿佛置身于音乐厅的现场感。

与音乐相关的活动几乎能调动人脑的各个部分参与。当我们听音乐的时候,大脑的下脑皮层(包括耳蜗核、脑干和小脑等)处于兴奋状态,它们随后将相关信息传送到位于大脑两侧的听觉皮层。如果我们感觉所听到的乐曲十分熟悉,表明位于大脑前叶内侧底部的海马处于兴奋状态,海马是人脑的记忆中心。当我们随着音乐拍打节奏时,小脑中的计时网路也参与其中。当我们为听众演奏乐曲时,位于大脑的运动皮层和感觉皮层表现十分兴奋。当演奏者在识读乐谱的时候,有大脑最后端枕骨区域的视觉皮层的参与。当我们仔细听辨或回忆歌词时,位于大脑前叶和颞叶的各个语言中心都处于兴奋状态。当我们随着乐曲沉浸于某种情绪中时,位于大脑深处的小脑扁桃体和蚓体也正专注于相关情感信息的处理。

听古典音乐能提高记忆力吗?

有研究显示音乐是由右侧大脑加工处理的,而另一些研究则认为左脑也很重要。通过脑电图记录大脑活动显示:左右大脑均对音乐起反应。聆听与欣赏音乐是一个包含记忆、学习、情感的复杂过程。似乎有多个大脑区域对此过程起作用。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验来揭示大脑加工音乐的机制。

1993年的一项实验提示,听古典音乐能提高记忆力。这类能提高记忆力的音乐大多出自莫扎特之手,所以这种效应也被称为“莫扎特效应”。很多人从大众杂志和报纸知道了这个实验,并认为听古典音乐是提高记忆力、增长智力的一个好办法。真的如此吗?让我们来看看最初的和最新的实验吧。

最初的实验由加利福尼亚州的科学家完成。他们让大学生分别听莫扎特D大调钢琴奏鸣曲、休闲带,以及保持寂静各10分钟,然后立即对他们进行空间推理测试。结果显示,不论是同放松带还是同寂静做比较,听了莫扎特乐曲之后,学生的分数在短时间内都有所提高。据此,科学家认为演奏音乐和进行空间视觉思维在大脑中的路径是相同的,因此音乐可以为空间推理测试预热大脑。这一研究得到了普遍欢迎。

然而,有实验室也曾试图用莫扎特的音乐提高记忆能力,结果都失败了。例如:一组科学家让学生听一组数字,然后倒序重复,结果发现在测试前听莫扎特的音乐对学生们记数没有起到作用。人们开始反思,关于“莫扎特效应”的最初的实验是否有缺陷?首先,接受测试的学生数少;其次,听莫扎特的音乐可能并没有提高记忆,而是放松带和寂静损伤了记忆。

为了证实孰是孰非,有研究者做了如下实验:将3~4岁的学龄前儿童分成四组,分别给予键盘、声乐和电脑培训,以及不给予任何培训。8个月后,测试孩子们拼图的能力(即空间-时间推理能力)和辨认图形的能力(即空间-认知推理能力),结果令人吃惊:只有接受了键盘课的孩子在空间-时间推理测试中有所提高,而且这种提高可维持至少一天。而空间-认知推理能力任何组都没有变化。

一些研究者试图知道莫扎特效应是否存在于猴子身上。在做记忆测试前,他们让猴子听莫扎特钢琴曲15分钟。他们发现,与听单纯的节奏或纯噪音相比,听莫扎特音乐的猴子的成绩不仅未提高,相反还有所下降。而听纯噪音则能轻度提高记忆。

如果人们想要增长智力的话,他们应该听古典音乐还是出去跑步?孩子应该从小接受钢琴课吗?当然,听古典音乐是一种听觉的享受,然而却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它一定能提高智力,也没有实验证明它能永久地增强记忆力。想要知道音乐与记忆是如何相互作用的,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和试验。

返回首页
友情链接: 软文发布 发稿平台

网站地图: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sitemap10 |